你的位置:七星配资股票杠杆账户=杠杆型炒股票=可靠股票杠杆网 > 杠杆型炒股票 >

被实名举报后,货拉拉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 发布日期:2024-03-29 13:49    点击次数:181
  • 因为损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以及涉及安全问题等原因,货拉拉被监管部门约谈多次,一直处于舆论风口浪尖。如今,被前员工实名举报的货拉拉,又该何去何从?

    作者|Cindy

    编辑|杨 铭

    货拉拉,遇到了一个大麻烦。

    近日,一位自称货拉拉前员工的用户,在微博以 “@L_举报HLL ”账号连续发帖称,已于2024年1月30日,向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货拉拉公司。

    根据上述用户说法,其举报货拉拉存在多方面问题:货拉拉意识形态不正确;为盈利和应对竞争,长期巧立名目,通过肆意压榨货车司机牟利;对监管部门约谈阳奉阴违、强制司机贴车身广告、计费里程小动作等等。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截至2023年上半年,货拉拉在全球市场份额达到43.5%,排名第一。其中,中国内地是货拉拉最重要市场,对其销售额贡献超过90%。根据此前媒体估算,货拉拉国内市场份额是滴滴和快狗所有业务市场份额的8倍以上。

    这让创始人周胜馥赚得盆满钵满。近日,福布斯官网公布《2024福布斯中国香港富豪榜》,周胜馥以19亿美元财富额位居榜单第41位,超过腾讯总裁刘炽平。

    尽管周胜馥财富水平不断上涨,但从货拉拉经营层面看,却是一条充满争议的道路:一方面,自去年3月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9月更新招股书后,再无上市进展消息;另一方面,因为损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以及涉及安全问题等原因,货拉拉被监管部门约谈多次,一直处于舆论风口浪尖。

    如今,被前员工实名举报的货拉拉,又该何去何从?

    01

    前员工:货拉拉存在意识形态问题

    “1月30日,我向证监会寄出了实名举报信。1月31日,显示举报信已经签收。”“极点商业”联系上了上述举报货拉拉的前员工,该前员工在对话中如此表示。

    上述李姓前员工称,自己曾在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两年,职位是运营,目前自己个人创业。“因为觉得一家公司经常发生群体性事件很不好,就离职了。”

    上述“举报信”在微博发布后,在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反复投诉后被下架。该前员工又反复重新发布——自1月31日首次发布来,截至2月29日,上述微博已重新发布四次。

    该前员工称,自己问心无愧,发的都是客观事实,以及自己亲身经历,没有杜撰的东西,即便被投诉也会继续发布。

    “(我们)注意到了,这个情况复杂,内容有失实,已经起诉了。”一位货拉拉公关人士对“极点商业”回复称,举报人一定是前员工,“具体是谁,有些猜测。”

    根据上述公关人士说法,货拉拉已经报警在走法律程序中。不过,货拉拉具体报警情况,或者起诉缘由是什么,以及举报信内容具体哪里失实,相关部门是否找货拉拉了解情况,上述人士并未进行回复。

    而根据前员工的说法,目前没有任何其他人士找他询问、沟通过相关事宜。

    企查查显示,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法定代表人为邓康乔。截至目前法律诉讼643件,其中83%案件为被告,且处于多次被执行人状态——“九派新闻”曾在2022年报道称,因涉及生命权纠纷案件,深圳依时货拉拉和邓康乔被限制消费。

    目前,深圳依时货拉拉是货拉拉APP(含司机端)的开发和运营方。从股权关系来看,其是EASYMANEXPRESS LIMITED全资子公司,而深圳依时又100%控股深圳货拉拉——两者注册、办公、联系方式均一致。最终,经过一系列复杂股权控制后,被周氏家族信托所控制。

    根据上述前员工说法,他在2019年深圳参加货拉拉年会,各地业务团队上台展示时,其中台湾地区团队举着的竟然是“XXXX旗”,并且公然和其他国家国旗,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并排。

    众所周知,台湾地区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此上述前员工举报称,货拉拉作为一家总部在深圳的中国企业,这种意识错误的行为,明显违反法律,也伤害了民族感情。

    该前员工在举报信中,粘贴了当时年会会场照片。2月29日晚,货拉拉相关工作人员在向“极点商业”回复时,并未否认上述照片真实性,而是称其为“误会”。

    在举报信中,上述前员工认为,货拉拉意识敏感度非常差,比如货拉拉现任海外品牌Lalamove 首席运营官,是曾任国泰航空的顾客及商务总裁一职的卢家培。

    2019年8月,国泰航空纵容员工、阳奉阴违,泄露乘客信息,在多起事件中暴露出安全风险及隐患,惹怒国人——央视新闻新媒体《主播说联播》中,主持人康辉将其评价为:“不作不死,No zuo no die。”

    在官方“亮剑”后,卢家培辞任国泰航空顾客及商务总裁职务。不过,卢家培随即在当年被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收归旗下,担任货拉拉海外品牌核心要职。

    “虽然无法知道周胜馥是否了解卢的意识倾向,但无疑暴露出货拉拉公司意识敏感度低。”上述货拉拉前员工认为。

    卢家培

    相关资料显示,卢家培加入货拉拉后露面频频,接受多次采访,或进行主题演讲。在最近一次的专访中,卢家培详细介绍了Lalamove在出海过程中的经验,表示在过去5年时间里海外市场规模增长了接近5倍,几乎涵盖了东南亚每一个重要城市。

    02

    巧立名目压榨司机、屡教不改?

    立场问题之外,上述前员工,将货拉拉压榨货车司机,无视监管引发多起群体事件,列为举报内容重点。

    过去几年,货拉拉一直通过各种运营手段,比如“多因素订单”和 “特惠顺路单”等等,变相降低司机运费,这些措施导致司机收入下降,引起不少货拉拉司机们大量停止接单,选择集体罢工抗议。

    影响最大一次,是2022年的珠三角地区货拉拉司机抗议低价运费停运3天(2022年11月16、17、18日)事件,此后波及全国多个地方。

    去年10月以来,货拉拉又因为多地上线的“议价订单”——也就是“用户出价”订单,多个司机可同时对用户某一订单报价,且议价单价格一旦确定,不可额外增加装卸费、等待费、高速费等费用,而引发司机集体争议。

    “极点商业”注意到,此前不少货拉拉司机已在社交平台上反映,这种司机的低价竞争,让自己收入受到很大影响。在举报信中,上述前员工认为,该功能其实是牺牲压榨司机利益,扰乱货运市场的秩序。

    此外,举报信提及,因为损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以及涉及安全问题等原因,货拉拉被监管部门约谈多次,约谈问题主要涉及过高的抽成比例、定价机制不合理、运营规则不公平、随意调整计价规则、上涨会员费;压价竞争、多重收费、违规运营等损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等。

    比如向司机多重收费上,一个司机要想在货拉拉上正常接单赚钱,需要缴纳激活费(300元)+保证金(以前是1000元,近日部分地区部分车型刚降到400元)+会员月费(299元-799元三档)+佣金(8%—14%)一共4项费用之多。

    其中,激活费不会退还。保证金主要是为了逼迫司机贴车贴广告,一旦抽查不通过,则会被平台扣除保证金200/次。会员费方面,在深圳的一二三级别会员月费分别为189 元、489 元和739元,如果不交会员费每天最多只能接两笔订单。

    另外,即使是交了最高会员费的司机,也要每笔被货拉拉收取8%的佣金,而非会员佣金更是高达18%。

    值得一提的是,举报信中提及的货拉拉上述问题,其实早被多家媒体关注和披露,也被监管部门多次约谈,但整改效果并不明显,甚至变本加厉。

    “货拉拉先是推出‘多因素订单’和 ‘特惠顺路单’,在司机集体反对,监管约谈之后,又上线‘用户出价’。”一位货拉拉司机就认为,尽管货拉拉被多次约谈,但总能想到新的方式,去变相降低运价和压榨司机收入。

    仅在2023年11月、12月,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连续约谈货拉拉,针对货拉拉在经营管理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要求货拉拉立即落实约谈要求,采取针对性措施,确保全面整改到位。

    每次在被约谈后,货拉拉都表示将“严格落实约谈要求,立即整改”。不过,上述前员工在举报信中称,就司机群体反映,货拉拉实际未重视约谈,更未整改到位,存在敷衍了事,甚至阳奉阴违的现象。

    比如,举报信中提及,被约谈后,货拉拉仅在部分地区下掉了微面的议价单,平台上仍然普遍存在多因素订单和其他车型的议价订单等低价订单。

    而从“极点商业”最新验证来看,虽然去年11月初,货拉拉就因为“用户出价”功能被约谈,但直到目前(2月29日),4个月过去,在货拉拉APP中,中面、中货、5米2、6米8、9米6等多种车型,“用户出价”功能化依然可以在重庆等地正常使用。

    另一个例子是,缴纳保证金逼迫司机贴车贴、贴广告的一直延续。

    据《南方周末》报道,货拉拉司机培训手册显示,司机需在限定期内上传车贴审查照片原图,照片必须从车尾正后方、左右两侧45度角方向拍摄,并在拍照时比划当月指定的手势或物品,如举拳等。

    货拉拉这样做目的很明显,不仅为自己打了广告,还杜绝司机在其他平台接单,影响到了司机们的权益。更重要的是,举报信中称,这与交通法规相悖,且粘贴面积远超法律法规规定的“不超过车身30%”要求,并且还会影响安全驾驶。同时,交警部门也会对违规粘贴车身广告的货拉拉司机也多次进行处罚。

    此前,多省市曝光过货拉拉车贴,并且因为车贴,货拉拉各地分公司曾被多次约谈。以上海为例,自2018 年上海市城管部门开展流动户外广告整治以来,仅货拉拉平台车身广告违规行为,城管部门已查处案件约 120 起,但问题至今仍然存在。

    “很多司机通过客服电话向货拉拉总部投诉,但货拉拉表示,如果不贴车贴,会被平台处罚,每次会被扣掉200 元的违约金。”举报信就疑问称,货拉拉这种强制司机粘贴车身广告的行为让司机们陷入左右两难,不贴公司罚,贴了交警罚。那么,公司规定岂能凌驾法规之上?行车安全岂容忽视?是否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侵害用户合法权益呢?

    03

    货拉拉为何不在乎品牌声誉?

    另外,货拉拉“计费里程小动作”等也在举报范围。

    “计费里程小动作”指货拉拉在算计费的时候,会比真实采用的那个导航里程少 1—2km,以此实现价格下降,造成司机感觉收入比劳动量少的问题。举报信称,这个情况从2019 年就陆续有舆情,并非个别现象。

    “货拉拉能干出来什么骚操作来,大家都不奇怪了。”多位货拉拉司机就说,现在很多货车司机都已经麻木,“只要有其他机会或办法,就不会再货拉拉。”

    货拉拉持续压价,相关部门连续约谈、持续监督提醒都无效,不在乎品牌声誉也不在乎口碑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

    “可能是想早日上市套现离场。”上述举报货拉拉的前员工说。

    2022年10月,货拉拉还对外宣称没有上市计划,但到了去年3月,货拉拉就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和招股说明书,9月更新了招股书。

    在业内人士看来,从没有上市计划到急不可耐地寻求上市,货拉拉背后资本在极力推动显而易见。

    根据招股书数据统计,成立以来,货拉拉获得多轮融资,累计融资额约为26.6亿美元,货拉拉的投资者阵营可谓豪华,早期参与投资的就包括高瓴、红杉中国、红杉资本、概念资本、顺为及清流等。

    问题是,随着互联网平台经济热度的退潮,持续巨额亏损平台其估值体系正快速重构——同赛道满帮、快狗打车跌破发行价资本市场走势足以说明。

    而自成立以来多年持续巨额亏损的货拉拉(2022年财务调整后勉强盈利),发布招股书前最后一轮估值为128亿美元。按照货拉拉目前的业务模式和营收状况,根本就无法支撑起如此高的溢价。

    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货拉拉分别录得营收5.29亿美元、8.45亿美元和10.36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9.9%。但是,从商业模式来看,货拉拉主要以“会员费+佣金抽成”的形式来赚取收入,营收中为B端客户提供物流服务营收与增值业务营收合计占比仅1/3左右,尚未建立起新的业务增长曲线。

    这就意味着,货拉拉平台收入增长,与司机收入多少,是完全不可调和的矛盾体——每一次调整会费或抽佣比提高自己收入同时,也就减少了司机的收入,由此引发多次集体罢运事件,被交通部相关部门约谈,持续恶化货拉拉与其司机群体关系的同时,也严重影响了货拉拉的市场、品牌形象。

    问题是,在强监管以及大环境变冷下,为了避免估值体系重构后,货拉拉估值(或市值)进一步贬损,哪怕上市后深度破发,投资者也必须尽早套现离场。

    因此,无论被监管约谈多次,多少司机集体反对,货拉拉仍然会变相去压低司机收入,从而提高平台自身收入,去推动估值。

    这一点,从货拉拉平台在内地市场的变现率上可以得到验证——在会员制费用改革后,变现率从2020年的8%,提高到了2022年的9.7%。“鉴于货拉拉接近垄断的市场体量,即便部分司机有所流失,大部分司机依然会被迫接受,仍可以维持住履约率。”分析人士称。

    事实上,想尽早套现的,可能还包括货拉拉创始人、董事会主席、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周胜馥。根据去年9月更新的招股书,周胜馥持有货拉拉25.05%的股权,成为货拉拉的最大股东。

    “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赌注。”周胜馥曾如是说。在成立货拉拉之前,他在澳门做了长达7年的职业德扑选手,精于计算又赌性十足,这种赌徒心理,让他获得第一桶金,意味着他对更多财富,甚至财富榜上更高位置的追求,将永不停止。

    只不过,货拉拉在资本市场走得并不顺利。去年9月更新招股书以来,至今显示在“处理中”,是否能顺利在港交所发行上市,是否能预期融资目标,已经变成未知数——根据货拉拉最后一轮估值,需要公开募集6.736亿美元,市场分析认为,货拉拉这一融资目标很难顺利完成。

    “这么一家劣迹斑斑、损害司机权益,甚至影响行业安全稳定的公司,形成非常恶劣的示范效应,也将影响货运行业的健康发展。”在举报信中,前员工说,这是他站出来的原因。

    1995年德州扑克世界冠军Dan Harrington,在他关于锦标赛策略的书《Harrington on Hold 'em》中,如此写道:扑克比赛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记住它是一种生存游戏。(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o remember about tournament poker is that its a game of survival.)

    截至目前,对于所谓前员工的微博公开举报,货拉拉尚无公开回应。但显然,对周胜馥和他的货拉拉来说,更要的是或许必须思考:种种争议、质疑,以及被持续约谈后,这是长期生存下去的正确方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