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七星配资股票杠杆账户=杠杆型炒股票=可靠股票杠杆网 > 七星配资股票杠杆账户 >

田野股份2023营利双降 大客户订单流失、欲撬政府引导金 与方富创投利益关系错杂

  • 发布日期:2024-03-29 14:36    点击次数:89
  • 作者:易舍

    新式茶饮品牌茶百道、沪上阿姨卯足马力冲击港交所,背后的原料果汁供应商田野股份却不太赚钱了。

    2月21日,田野股份发布的年度业绩快报显示,2023年公司实现总营收4.60亿元,同比下降2.29%。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录得3045.93万元,较2022年同期下降43.07%。剔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仅为2216.71万元,同比降幅高达55.73%。

    预告发布后,田野股份股价一路震荡走低。截至发稿日,公司最新收盘价为每股3.04元,已跌破发行价。总市值不足10亿元,与年初相比缩水22.45%,距离登陆北交所首日的最高点已跌去超4.5亿元。

    上市后上演业绩变脸前五大客户四家减订单

    业绩不尽如人意的伏笔,早在半年报中埋下。

    据财报数据披露,2023年上半年,田野股份总营收2.22亿元,同比微增4.73%。归母净利润1957.35万元,而2022年为2386.20万元。第二季度公司总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1亿元、1252.04万元,同比减少15.40%、40.48%。

    三季报更是急转直下,营收、净利润双降。截至2023年9月30日,田野股份的两项核心指标较2022年同期分别下滑8.98%、44.51%。单季营收约为1.05亿元,同比锐减近3成。归母净利润甚至不到400万元,与2022年相比暴跌80%。

    公开信息显示,田野股份于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2023年2月正式在北交所上市。2018-2022年,公司总营收年复合增长率为16.2%,除2018年以外均实现正向增长。净利润波动幅度较大,但2021-2022年连续两年突破了5000万元。

    据往期财报显示,在2020年以前田野股份的主要客户为农夫山泉、娃哈哈、可口可乐等瓶装即饮饮料企业,前五大客户年度销售额占总营收比例稳定在50%以下。2021年,奈雪的茶、一点点、沪上阿姨和茶百道一跃跻身公司的前五大客户之列,带动销售额占比提升至68.17%,同比增加超23个百分点。

    2022年该比例进一步突破75%,四家新式茶饮企业的销售额合计占比总营收约61.26%。其中,奈雪的茶和茶百道年度销售额过亿,对当期总营收贡献比例高达46.27%。换而言之,两家新式茶饮品牌支撑起了田野股份2022年近乎一半的收入。

    然而随着行业加速内卷,降本增效成为不少新式茶饮品牌的首要任务。左手自建供应链,右手借规模优势压价,导致身处上游的田野股份备受冲击。

    2023年上半年,公司对奈雪的茶销售额同比微降0.67%,一点点销售额较2022年同期减少27.26%。沪上阿姨直接跌出前五大客户名单,销售额由2022年上半年的1126万元降至不足597.10万元。连自2017年起就长期合作的农夫山泉,销售额也同比下降了4.41%。但报告期内,前五大客户占总营收的比例不降反升至76.46%。茶百道一家独大,6个月销售额占比达38.55%。

    设私募股权基金专投关联公司管理机构曾“踩雷”公准股份

    主营业务不及预期,田野股份转向一级市场寻求新机会。

    据公司公告显示,2023年5月,田野股份宣布与方富创投合资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方富田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后工商注册登记为:嘉兴方富宏熙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该基金初期设立规模1.6亿元,田野股份和方富创投分别作为有限合伙人和普通合伙人,各认缴出资8000万元,出资占比50%。短短2周后,基金规模减至5200万元,双方认缴出资2600万元。同年11月,方富创投追加投资5200万元,基金总规模翻番。出资完成后,田野股份占比25%,方富创投占比75%。

    基金的主要运作方式是与政府引导基金、其他有限合伙人合作设立子基金,投向公司产业链相关项目,也可以直接投资先进制造等新兴产业未上市公司股权。

    而据田野股份回复北交所问询函披露,基金潜在投资标的包括控股子公司海南田野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负责实施“海南自贸港智能工厂(一期)建设项目”;控股孙公司湖北田野源味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主要从事口感颗粒生产销售;全资孙公司湖北宜昌田野创新食品有限公司,旨在宜昌设厂加工生产桔橙汁。这意味着,田野股份新设的这只母基金,其根本目的是撬动政府引导基金的资金,为数家关联公司融资,以推动项目开展和建设。

    天眼查公开信息显示,该基金成立已半年有余,但尚未对外完成一笔投资。田野股份也在回复问询函时坦言,子基金的设立有赖于争取地方政府引导基金支持,能否成功投资潜在标的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更引人关注的,是田野股份与方富创投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结合多份公告来看,二者的渊源最早可追溯到2015年5月,方富创投旗下的方富成长二期投资基金以1700万元非公开发行认购田野股份200万股,交易完成后持股4.06%。

    方富创投入股后不到2个月,田野股份便宣布成立总规模1亿元的产业投资并购母基金天津方富田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文简称:天津方富田野),由方富创投担任普通合伙人管理,出资占比分别为99%、1%。

    2023年田野股份转战北交所之际,方富创投也参与了战略配售。截至2023年5月31日,方富创投及其管理的基金合计持有公司股票1091.36万股,持股比例为3.33%。此外,方富创投的董秘杨东泽,2016年8月至2023年5月期间一直担任田野股份的监事。

    多年利益盘根错节,但单就投资收益而言,方富创投的过往表现并不算出众。天津方富田野基金存续7年只投资了2家公司,其中1家就是因财务造假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公准股份。

    据公开报道显示,2014-2016年公准股份对内部管理和对外披露的会计核算精心设置4个账套,通过虚构业务、伪造收付款票据、虚减财务费用等手段虚增利润超23亿元。2017年事情败露后,公司实控人韩义文失联,董高监集体被追责。2021年9月,公准股份从新三板摘牌。

    一脚踩中雷区的天津方富田野,只能赶紧为大股东田野股份寻找退出路径。

    基于问询回复函和天眼查公开信息分析,2021年5月田野股份向北海市来领投资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来领投资)顺利转让了所持有的合伙份额,对价2231.88万元。该公司的受益所有人之一郑伟,现任海南恒洋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方富创投共同设立了海南方富恒洋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来领投资受让基金份额后再未运作,后续也没有与天津方富田野发生诉讼纠纷,两家实体已先后于2022年5月和8月注销。由此可见,来领投资大概率是方富创投找来的“接盘侠”,让田野股份尽可能地实现保底。

    公告显示,田野股份投资天津方富田野期间,分期实缴出资共5070万元,基金分配和份额转让合计收回资金5039.24万元。在如此严重的投资失误下,仅损失30.67万元已是万幸。时隔8年再次联手,田野股份能否借方富创投之手优化产业布局,仍有待时间验证。